今天是2018年07月17日星期二农历六月初五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青白江新闻 > 我区发现宝墩文化四期重要遗存 三星堆之谜或从我区揭开

我区发现宝墩文化四期重要遗存 三星堆之谜或从我区揭开

2018-01-12 09:30| 发布者: 秦才军 | 原作者: 曾好

摘要:日,三星村遗址的发掘成果对外公布。在这片宝墩文化四期的遗址中,再度发现了象征特权的玉石和象牙制品。
  
 
  在先秦时期,与中原阻隔的古蜀王国经历了鱼凫王朝、开明王朝等时代。那些在时间中湮灭的故事是怎样发生的?古蜀王国是怎样崛起的?2017年,在我区弥牟镇三星村的一项重要考古发现也许能解开这些历史之谜。
 
  近日,三星村遗址的发掘成果对外公布。在这片宝墩文化四期的遗址中,再度发现了象征特权的玉石和象牙制品。它们和此前成都平原出土的同一时期玉石器等一起证明了在距今3700年以前,成都平原史前聚落中已经开始出现了特权阶层。专家表示,这批考古材料的发现将成为探索成都平原社会复杂化进程文明起源及其背景的重要证据。
 
  棺椁成组成排分布
 
  或与丧葬习俗有关
 
  2017年5月,区文物保护中心对三星村遗址进行了文物勘探,发现有土坑墓痕迹。此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等相关单位开始了对墓葬的抢救性发掘。随着清理面积逐步扩大,考古人员发现了距今3800年至3700年之间的房址、灰坑以及墓葬。
 
  据成都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占风介绍,此次发掘的面积有近5000平方米,共发掘出较为规整的土坑200余个,其中包含30多座墓葬,以及众多人工坑和动物坑。其中,墓葬成组分布于遗址区域,每组墓葬中有3到5座不等的墓室,且成排并列,每座墓室中骨骼安放方向一致,与宝墩文化早期发掘的墓葬成团分布有所区别。杨占风说,这说明当时的社会形态已发展到以家庭为单位,不仅以家庭为单位居住在一起,去世以后也以家庭或家族为单位进行埋葬,“目前我们还在做进一步分析研究,判断其排列顺序是否与长幼秩序有关。”另外,在人工坑和动物坑中,考古人员还发现了火烧的痕迹,以及鹿角、动物牙齿、随葬猪等,“可以推测当时已具有一定的仪式行为。”
 
  贵族玉石象牙出土
 
  高级聚落的出现
 
  随着考古持续推进,目前工作人员已完成了30多座墓葬的发掘清理工作。除了严格规划的墓室,最令考古人员惊喜的莫过于宝墩文化二、三期时没有发现过的玉石和象牙器。
 
  在编号M7的墓室中,考古人员发现墓主的后脑勺部位放有玉石做成的管状束发器;墓主手边,是打制得颇为精细的玉锛和玉圭锛两用器。在最深一个墓室M12中,考古人员不仅发现了放置在墓主肩胛骨附近的旋涡状器物,还在其右侧肩部、手臂等部位发现了象牙穿孔牌状器,这是先前从未发现过的。与此同时,包括象牙掏空后做成的手镯、装饰用的象牙头帘、象牙发簪等在内的“古蜀贵族器物”也一一揭开神秘面纱。
 
  据杨占风介绍,宝墩文化从距今4500年左右开始,在前三期的六七百年间,人们去世以后几乎没有任何随葬品,说明社会成员在此时还没出现明显分化。但2017年在宝墩文化四期的三星堆仁胜村墓地发掘中,出现了玉锥形器、玉泡形器、玉矛等随葬物品;此次青白江三星村的发掘,再度发现了玉器和象牙器等高等级奢侈随葬器物。这不仅说明了宝墩文化晚期已进入复杂化的社会,同时也有利于解决宝墩文化与100年后孕育而生的三星堆文化之间的关系问题。
 
  “这次共出土了玉器4件、象牙制品20余件,全部出土于墓室之中。在那个以石器和陶器为主的时期,玉器和象牙制品是十分金贵的,其出现在墓葬中,可以说明当时已作为权利和身份的象征,也表明了这个聚落在当时的等级之高,一般人不可能葬在这里。同时,从特殊权利阶层的出现和出土陶器的器型与三星堆时期相近,基本可以说明宝墩文化与三星堆文化之间具有传承关系。”杨占风表示,此次三星村的考古发掘,为研究成都平原文明起源以及三星堆文明诞生的历史背景,提供了珍贵材料。而将这些零星材料进行拼接,成都平原的人们如何从新石器时代一步步发展到古蜀王国,他们的社会如何运转和管理、人群如何组织等秘密,有望揭开。
 
 
来源:新青白江报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自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办 成都市青白江区政府  承办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成都全搜索负责技术维护 | 网站备案信息:蜀ICP备12012259